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查重>>文章详情

轻轨车辆造型设计中的地域文化分析

来源:论文帮手 作者: 发布日期:2017-10-25 12:34:03

 我国是一个历史十分悠久的国家。纵观我国的历史发展进程,我们中华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多元的文化,最能代表我国文化魅力的非我国传统图案莫属了,传统图案的发展体现了我国人民卓越的想象力,体现了古代人们的聪明才智。下面是小编搜集整理的相关内容的论文,欢迎大家阅读参考。

 
  摘要:为了研究地域文化在城市轻轨车造型设计中的应用。阐述了轻轨车辆的概念和地域文化含义,分析国外轻轨发展状况及造型设计的发展趋势,对轻轨车辆造型设计与地域文化的关系进行论述。提出了地域文化在车辆设计中的重要性。结合具体的设计案例,分别从文化元素选择和符号提炼等进行分析和总结,并将其应用到设计实践中。
 
  关键词:地域文化轻轨车辆;文化元素;符号
 
  引言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轻轨以其快速、便捷、清洁、准时、运量大和不受阻挡的特点,成为城市交通的主要手段,是现代城市社会经济与生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城市轨道交通的广泛应用,成为解决城市交通问题的途径之一。人们在追求安全、舒适、快速的交通环境的同时,也对地域文化的彰显提出更多需求[1]。目前,我国城市轻轨车辆的造型设计与研究一直缺乏地域文化内涵,未能凸显运营城市的文化特征。因此,在轻轨造型设计中应体现当地传统文化和地域特色,有别于其他城市的车辆而形成自己独特的形象特征,从而提高人们对历史文化的认知和城市整体形象的共识。
 
  一、概述
 
  (一)轻轨概念
 
  轻轨有着优良的性能和特点:容量大、噪声低、无污染等。它能够适应最高峰客运流量1万~3万/单向小时,介于标准有轨电车和快运交通系统(包括地铁和城市铁路)[2]。1978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的国际公共交通联合会议上,定义轻轨车辆是基于有轨电车发展而来,并具有中等运输量的城市交通方式。作为城市现代化的交通运输工具,它具有很好的灵活性,可以与任何类型的城市轨道交通网络相连。车辆行驶按照客流量的需求分别为:单轨车或者编组方式在城市街道钢轨上、高架桥和隧道内轨道上[3]。
 
  1.国内外城市轻轨车辆发展状况
 
  轻轨车辆以其运载量大,成本低,污染少等特点得到越来越多的国家的认可,轻轨在国外发展异常迅速。20世纪60至70年代的北欧国家如德国、比利时等城市轻轨交通发展是由有轨电车改造而成的,并逐步形成自己的完整轻轨交通系统。进入80年代,第一辆低地板轻轨车辆问世后,城市轻轨交通得到了迅速的发展[4]。并在世界范围内很快得到应用。近些年来,欧美一些经济发达国家竞相发展此类交通系统。与此同时,第三世界国家如菲律宾的马尼拉、泰国的曼谷等也开始建设和发展轻轨运输系统来扩大轻轨铁路线路,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目前世界上的轻轨交通线路已得到了迅速发展。随着世界各国城市轻轨交通的竞相发展,开始立足于本国的发展状况和文化背景,设计出符合本国民族特色和文化特征的轨道交通车辆。不同国家、民族所具有的独特造型风格将能够代表国家的文化精神和风貌。因此,我国轻轨车辆发展应基于本民族文化的需要,设计出适合我国国情的车型,并朝着多元化和模块化的方向发展。
 
  2.地域文化含义
 
  地域文化,是由特定的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等诸多因素形成的文化痕迹和印象。经过长期发展而积累形成的历史遗存、文化形态、社会习俗、生产生活方式等,赋予地域文化丰富的内涵。在物质层面具体表现为:自然风景、历史人物、建筑文物、动植物、服饰用品、当地特产等;在制度层面具体表现为:单体人的行为习惯、群体人的风俗传统、制度规定、历史事件、神话传说、方言文字、文学戏曲等;在精神层面则是指特定地域人群最深层的心理结构和哲学宗教思想等。地域性是地域文化最显著、最根本的特征[5]。
 
  (二)车辆造型设计中的地域文化分析
 
  1.轻轨车辆造型设计的文化因素
 
  轨道车辆造型设计的文化因素是列车创新设计中的活跃感性因子,是列车造型语构学的民族特色语法,其人文性正是传统列车设计所匮乏的。地域文化带来的产品多样性是提高产品竞争力,丰富市场的重要手段[6]。轻轨车辆运行于城市与郊区之间,属于中速度运行的交通方式。设计中除了对车辆的技术与功能更多要求外,还应充分考虑当地文化因素,设计出符合当地人们的文化审美与心理效应。
 
  2.地域文化与轻轨车辆设计的关系
 
  文化是设计的土壤,优秀的设计无不植根于身后的文化底蕴,同时也彰显着这种文化的荣光,发挥着文化传播的作用。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传统的文化大国,其轨道交通车辆造型设计不能脱离其文化传统而单独进行。文化具有旺盛长久的生命力,是车辆造型创新设计生发的沃土[7]。为了在轻轨车辆造型设计中更好地体现出地域文化,主要从车头车体造型和车身色彩涂装两方面进行设计。通过对当地的地理环境和人文风俗及民族特色进行加工制作,让轻轨车辆的造型设计更具有文化气息,成为一种传播文化的有效途径和重要媒介。以此不断延续当地的传统文化观念,使这些文化在生活中得到广泛传播和渗透。重新指导人们的思想观念和情感价值。
 
  二、轨道车辆造型设计的文化性
 
  (一)车辆造型与文化传统
 
  轻轨车辆造型设计是民族文化的真实写照,如日本以兼收并蓄的“舶来精神”与朴素崇高的“自然观”造就了其高科技、神秘感的造型。一直以浪漫著称的法兰西文化通常被认为是艺术的发源地与朝圣地,这与法国人崇尚精英文化并追求精致的生活品质有很大关系。使法国轻轨车辆造型设计总体呈现一种科技时代的艺术化关怀[8-9]。因此在轻轨车辆造型设计中,根据当地民族文化和特征进行深入研究,找出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文化元素,从而满足人们对文化诉求和情感体验。
 
  (二)车体涂装与民族性格轨道交通车辆的涂装设计
 
  在整车设计中起着关键作用,包含有:车体选色、色块分割形式的确立以及装饰图案的布局等。民族性格是人们长期处于同一地域环境、气候条件、生活方式、民俗习惯等形成的审美意识与观念思想[9]。因此轻轨车体涂装设计,车体选色以及装饰图案的应用都应当体现本民族的审美心理与民族性格。车体涂装设计往往是该民族性格的外显,通过色彩涂装和装饰元素的运用从而反映人们对文化的审美趣味和审美取向。
 
  三、地域文化在轻轨车辆造型设计中的应用
 
  (一)郑州文化传统
 
  郑州作为河南省省会,从全国版图来看,无论政区还是交通地位,都处于居中位置,地势多以平原为主。因此在历史上扮演着重要角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中原文化历史渊源、博大精深,是中华文化的典型代表。如神龙文化、殷商文化、思想文化等呈现出多元化特点[10],蕴藏着自强不息的民族内涵。
 
  (二)元素符号的提炼与移植
 
  1.符号的概念符号作为信息传递与交流的媒介被人们认知,图形符号是地域文化象征的形式和载体,首先应该对当地的地域文化深入挖掘,找出符合当地人们共识的图形符号,并加以概括与提炼[11]。图形符号主要用于轻轨车辆外观造型设计上,主要以中原的殷商文化为理念提取文化符号,提炼出能够被人们感知的图形符号和具体形象来凸显中原的地域文化特征。
 
  2.文化元素的提取和移植轻轨车辆的外观造型设计理念来源于中原文化中较古老的殷商文化(青铜器文化)。青铜器作为历史文化信息的载体,在中国礼乐文化史上居有重要地位[12]。“青铜编钟”作为礼仪乐器,其造型形态浑厚和凝重。体现了商周人崇尚礼乐,注重礼仪的仪式感,代表了威严和庄重的商周文化。而该轻轨车辆外观设计主要是对“青铜编钟”整体造型特征为原型进行提炼和优化。
 
  3.设计创作
 
  (1)头型设计头型设计是整个轻轨车辆设计中的核心,车头作为车身设计的关键部分,起着导向作用。同时车头作为信息传达与标示的载体,能够为人们提供直观的设计符号与形式[13]。设计从流线造型与空间问题入手,进而达到一种视觉上的认知和实际空间的应用效果,创造出具有地域文化特征的造型风格。编钟形态独特饱满,造型规则有序,表现了商周人对礼乐的热爱和尊重。轻轨车辆的头部造型设计中采用图2符号的提取。以青铜编钟为图形符号,以编钟完整简洁的流线形态为造型元素,线条流畅且有力度。观景视野采用广阔的超大窗口,车灯造型随头型设计相互映衬,车头造型由前之后延伸,在视觉上形成连续而又速度的美感。全屏的视角与车头的灯罩、灯带的造型相呼应,为车辆显示光照功能的同时起到了装饰作用。在整车色彩设计的分配上,使车形更具有美感与节奏。
 
  (2)涂装设计车体的涂装设计作为地域文化符号的代表,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必须充分考虑到地区的文化与历史,把握地域民俗文化与风格特点来进行设计[14]。涂装分别从车身选色、色块分割确定以及装饰图案的布局等设计,既能对车体起到保护作用,同时兼具车身造型美观、彰显地域文化特点以及富有时代气息的功能。在轻轨车辆造型的涂装设计中,主要从车体选色和色块的分割来进行设计,车体以黑色和白色为主要元素,更具有时代感和民族感。
 
  结语
 
  文化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既可以提升一个城市的形象,也可以促进一个城市的发展,中原文化对郑州轨道交通的建设发展、提升城市形象、传播城市文化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且它能够影响和带动城市各个领域的发展,对城市规划,交通、经济和社会环境,城市轨道交通设计时应该尊重传统和当地文化特色,融入当地历史文化,使车辆设计体现较高的文化内涵与艺术水准,只有弘扬与继承地方传统与本土文化,才能更有创新和发展,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同和称赞。
 
  参考文献
 
  [1]赵毅,《具有地域文化特征的地铁车辆内饰设计及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3.
 
  [2]王新,我国发展城市轻轨交通的意义[D].长春大学学报,2006.(11).
 
  [3]吕刚,轨道交通车辆概论[M].北京:北京交通大学出版社,2011.
 
  [4]王其利,国外轻轨铁路及其车辆的发展[J].国外铁道车辆,1999.(02).
 
  [5]徐伯初、王超、向泽锐,考虑地域文化的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形象研究[J].美术观察,2014.(04).
 
  [6]张凤琦,“地域文化”概念及其研究路径探析[J].浙江社会科学,2008.(04).
 
  [7]卞静、陈新华,地域文化符号在视觉设计中的应用[J].艺术与设计(理论),2010(02).
 
  [8]孙晓琳,浅析产品设计中的文化符号[J].艺术与设计(理论),2008.(07).
 
  [9]徐伯初、李洋,轨道交通车辆造型设计[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2.
 
  [10]毕海龙,论中原文化在产品设计中的应用[J].美术设计,2013(04),103-104.
 
  [11]欧琳,地域文化符号在宜兴紫砂壶包装中的应用[J].设计,2016.(07).
 
  [12]吴克敬,青铜编钟:耀古烁今的天籁神器[J].延河文学月刊,2007.(11).
 
  [13]胡雨霞,轻型轨道交通的设计与研究[J].包装工程,2004.(04).
 
  [14]赵一丁,各国主要城市地铁车辆造型设计及涂装风格总结分析[J].艺术之窗,2012.(06).